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亨通堂——创造有价值的阅读

 
 
 

日志

 
 

东莞时报“林少华:当我谈村上春树时我谈些…  

2010-01-19 09:56:00|  分类: 媒体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莞时报:http://dgtime.timedg.com/html/2010-01/18/content_393916.htm

东莞时报“林少华:当我谈村上春树时我谈些… - 亨通堂 - 亨通堂——创造有价值的阅读

 

林少华:当我谈村上春树时我谈些什么
记者 吴久久

 

那一年,林少华51岁,村上春树54岁。村上穿着牛仔裤,POLO衫,卷着袖口,肌肉块块隆起,“胳膊和手掌都很粗壮,和刚当上副科长的农民工差不多。”在林少华眼中,村上春树说话时,极少看对方眼睛,语气和用词都很像他小说中的男主人公。

  在那个时候,林少华与村上春树的交道,已经打了15年。从1989年至今,林少华翻译了村上春树的38部作品,除了去年初出版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之外,大陆出版的所有村上春树作品都是出自林少华之手。

  1978年,村上春树和林少华

  村上春树成为小说家的故事颇有传奇性。在1978年,29岁的时候,他还是一个酒吧的老板。暮春的一天下午,他坐在棒球场边,一边喝啤酒,一边看球赛。

  “当天是和广岛队比赛。养乐多队在一局下上场的第一棒是个美国人,大卫·希尔顿(Dave Hilton)……我记得很清楚他是当年的打击王,总之,投出的第一球就被他打到左外野,二垒安打。就是那时我起了这个念头:我可以写一本小说。”多年之后,村上这样回忆那个下午。

  球赛之后,村上跑到文具店买了钢笔和纸,花了6个月的时间,写完了《且听风吟》,赢得了1979年的群像新人奖。

  那一年是林少华从吉林大学外文系日文专业毕业的第三个年头,他作为“工农兵学员”,被分配到广州,在一个航务工程设计研究院的资料室,工作是日文翻译。此时他翻译的既不是夏目漱石、芥川龙之介,也不是川端康成,而是码头设计图纸、水泥承重系数和海水化学成分。作为一个文学青年,那些科学数据让他头疼得要命。

  林少华读日文专业也纯属偶然。他填大学志愿之时,表格里只能写“一切听从党安排”,于是党就安排他学了日语——那时候,他还以为日语就是抗战电影里“你的死啦死啦的!”

  1988年初次结缘

  1988年,林少华作为一名中日古典诗歌比较方向的研究生,在日本留学。那一年,39岁的村上春树已经是一位著名的作家,把那年的大部分时间花在从罗马到土耳其的旅行中,他刚刚拿到了驾照。此前一年,《挪威的森林》由讲谈社印行,成为日本最畅销的小说。

  有一天,在一家书店的醒目位置上,林少华看到了《挪威的森林》。他翻了一下,对这本通俗小说并没有感到太大的兴趣。

  回国之后,漓江出版社正打算出版这部小说。日本文学老前辈李德纯向林少华推荐了这本书,鼓励他将其翻译成中文。林少华这才真正注意起这个在日本红极一时的名字:村上春树。他第一次静下心来,阅读完这部小说,被它的唯美情调所吸引。

  “当时,我正面临生计问题,也想借翻译赚些钱花。”林少华后来回忆说。从此,他与村上春树结下了不解之缘。

  1996年7月,漓江出版社的《挪威的森林》面世,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反响。到了2001年,漓江出版社再次推出了这本书,突然引起了热烈的关注。用林少华的话说,就是“仿佛地毯式轰炸一般,这本书一下子就热了。”

  后来,上海译文出版社拿到了《挪威的森林》的版权,上架两年,就售出了140余万册。从那以后,文学青年们谈论的村上春树,几乎全部来自林少华。

  我们的灵魂是自由吗?

  今年1月,林少华出版了一本《为了灵魂的自由——村上春树的文学世界》。

  作为书的体例,大体分长篇、短篇和随笔三类,每类以时间顺序一书一评。随笔集以“村上朝日堂”系列为中心品评八部;短篇小说集以《东京奇谭集》殿后品评九部;长篇小说品评十二部,从处女作《且听风吟》、《挪威的森林》到最新的《1Q84》,可以说,这本书将村上所有小说类作品“一网打尽”。除了品评每本书、每篇作品所体现或蕴含的艺术特征、心灵信息和精神趋向,林少华在书中还连续提取了村上较为典型的生活细节和创作思想的变化轨迹。

  在谈论这本书时,林少华又一次回到2003年,他第一次与村上春树相见的时候。那一天,村上春树对林少华说:“我已经写了二十年了。写的时候我始终有一个想使自己变得自由的念头……即使身体自由不了,也想使灵魂获得自由”。

  “在中国,经过三十年改革开放,不少人已经把自己的肉身稳稳当当安顿在装修考究的舒适的公寓套间里——我们的躯体获得了自由,可是我们的灵魂呢?灵魂是自由吗?放眼周围现实,我痛切感到是到了安顿灵魂、看重灵魂的质地和自由的时候了!”林少华说。

  对话

  关于自由魂的故事

  东莞时报:《为了灵魂的自由》可以看做你对村上春树最系统的一次解读,这是一部怎样的书?

  林少华:《为了灵魂的自由》是我以随笔式文体传达学术性思维的一个尝试,较之学术专著,更接近文学作品。因此,说进一步圆了作家梦也未尝不可。不过作为对村上作品的解读,并不是由这里开始的,从二十年前翻译时即开始利用译序或短评等形式解读,但没有这次这么系统和集中。所以这次要出这样一本书,也是因为2009是个特殊年份。1979——2009,村上写了30年;1989——2009,我译了20年;1999——2009,村上在中国走红10年。我很早就想这样做一点像样的事,于是有了《为了灵魂的自由》,以此对我自己和无数热情的读者做个交待。在这里解读的,姑且是我这个译者眼中的村上文学,但又不限于我这个译者。二十年来我有幸接得大量读者来信,他们仿佛带着晨露的牵牛花般水灵灵的阅读感受和见解给了我无数次感动和启发,促使我从更多的视角看待村上文学。在这个意义上,这本小书是我这个译者和无数热情读者互通心曲的结晶,同时也可视为对给我来信而我尚未回信的读者朋友的一个回复。

  

  东莞时报:你翻译的村上作品有38部,这其中,你个人最喜欢的是哪些?

  林少华:《舞!舞!舞!》和《奇鸟行状录》。前者可以深入作者的心灵腹地,后者可以感觉他的社会良知。就译笔而言,都是我的得意之作。

  

  东莞时报:村上春树最初吸引你可能源自偶然,后来他让你保持了长达二十年的翻译热情,也让中国的读者保持了阅读热情,究竟是因为什么魅力?

  林少华:依村上本人的说法,他的小说所以受欢迎,一是因为故事有趣,二是因为文体别致。不错,媚俗邀宠的无聊故事和捉襟见肘的蹩脚文体,中国读者当然读不下去。但不仅仅如此。毕竟,这个世界上会编故事的人何止车载斗量,文体考究的人也绝非村上一个。那么打动我们的是什么?是灵魂!是故事和文体中潜伏的、喘息的、时而腾跳的一颗追求自由和尊严的灵魂!实际上,追求灵魂的自由是村上春树作品一以贯之的主线。或者说,村上所有的小说都是关于自由魂的故事。所以考虑书名的时候,我首先想到“为了灵魂的自由”。

  

  东莞时报:据你了解,中国文学在日本的影响如何?

  林少华:古典文学,最有影响的是罗贯中的《三国演义》,日本人习称《三国志》。这始终是日本高中生最喜欢的十本书之一。诸葛孔明无人不晓。说起来,文化上我们还在吃祖宗饭啊!同美国等西方当代文学相比,中国当代文学在日本的影响简直太小了。在大书店,和韩国文学等国家的文学挤在半个书架上,而且还不如韩国文学。基本没有在日本走红的中国作家,一本书翻译出来能印三千册就不错了。

  

  东莞时报:为什么?中国当代作家那么缺乏吸引力吗?

  林少华:日本文学相对注重对方的心理感受,注重落叶飘零和夕阳西下时的美感和其中蕴含的生命信息。而我们的中国作家,不少人仍在关注世俗层面的东西,如现世快乐等等,缺乏悲悯和超越意识。也就是说,我们的灵魂仍在地表,不在空中。我想,这也可能是中国文学总是同诺贝尔奖无缘的一个主要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